当前位置:首页 >> 最新文章

武训传男一号赵丹伤痕永久地镌刻在心上金布里克

2020-01-02 16:21:35  范星娱乐网

赵丹在书中提到,《武训传》是自己艺术生涯中的“一大惨痛遭遇”。

这部电影既然在政治上是被彻底否定的,那么在艺术上的成败得失,也就没有任何研究的价值了?我实在想不通。——赵丹

有关《武训传》的激赏与批判,皆在61年的岁月中逐渐淡化,这部影片所承载的,在当年的亲历者身上是不解、叹息、遗憾,在如今的骨灰级电影爱好者和为传承电影文化而努力的人们眼中,则更多的是感动、珍惜、呵护。本报记者通过采访和资料整理,发现了四位与影片相关的人物,四段故事、四种眼光,在这里,历史无声交汇。

2011年,赵丹的长女赵青重新修订再版赵丹著作《银幕形象塑造》,把赵丹于1951年初发表在《大众电影》上谈《武训传》的文章、赵丹的生前谈话及“文革交待材料”添加到书中,而赵丹在《武训传》前后的心路和挣扎也得以展现。

(以下内容节选自2012版《银幕形象塑造》,该书即将上市。)

演员赵丹在《武训传》中出演主角“武训”,却因此遭遇了巨大的风波。

投演

赴武训故乡体验生活

刚一解放,我迫不及待地投入到《武训传》的创作中去,但跟《乌鸦与麻雀》同时拍摄的《武训传》,却是艺术史上的一大惨痛遭遇。

解放以后,在全国第一次文代会上,孙瑜看到不少歌颂革命胜利的文艺节目,他敏锐地感到再拍《武训传》那样的题材,恐怕已经不合时宜。但是昆仑影片公司已把《武训传》提交全场讨论……我们进行采访工作,到山东武训的故乡去体验生活,总之,我是不遗余力地来演他。孙瑜又吸取了众人的建议,对剧本作了些修改,继续拍下去。

挨批

上街都不敢抬头

1951年《人民日报》发表了题为《应当重视电影〈武训传〉的讨论》的社论,一场急风暴雨式的批判电影《武训传》运动在全国上下展开……我一生中从未经受过像这样的批判,一下子给吓懵住了,思想异常混乱。

上街去,观众指指戳戳地说:“看武训来了!”弄得我不敢抬头,回到家中和家人黄宗英发牢骚说:“连上街都不行了,这以后如何还能演戏呢!”又如厂内学习小组上,有个别人提出要审查我的政治历史,这使得我更为难堪……我曾几次向电影领导人提出离职下放,改造自己,但被他们硬留住不放。存疑

艺术价值如何评判?

当批判的阵势突然在一个早晨拉开时,孙瑜和我简直吓傻了眼……我失去了往日的热情和开朗,变得终日惶惶,常常寝食不安,彻夜难眠。在家里,我不再是温情的丈夫、慈爱的父亲,却像一头暴躁的狮子,动辄大发雷霆……批判运动总算过去了,伤痕却永久地镌刻在心上。

批判电影《武训传》的政治内因将由历史学家们去研究,而当时所产生的直接的社会效果,便是为解放后的文艺批评树立了简单化和片面化的风气。这部电影既然在政治上是被彻底否定的,那么在艺术上的成败得失,也就没有任何研究的价值了?我实在想不通。

石岩村委统建楼

东莞塘厦小产权房

惠州大亚湾小产权房

什么是小产权房

友情链接